当前位置:恒达娱乐 > 恒达娱乐注册 >

刘昆的两会首秀 我们看2019年财政部要做什么?

时间:2019-03-12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  “我们不仅仅是关注数量,而要关注质量,税收结构的优化和税收环境的改善。”冯俏彬告诉记者。

  国家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对记者表示,2019年减税远远超过去年的1.3万亿,最重要的,此次减税是带有结构性改革的特点,主要是完善和优化税制的特点,比如制造业税率从16%到13%,税制 在向着 公平中性较低税负方向靠近。

  强调地方债的、养老金的安全

  另一方面,我们注重与税制改革相衔接。关心增值税改革的朋友都知道,从2017年7月1日增值税税率由17%、13%、11%、6%四档简并到17%、11%、6%三档之后,2018年5月1日起又下调至16%、10%、6%三档,这次又进一步调整到13%、9%、6%三档,将有利于继续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。

  地方债可以说是每次两会之中财政部的答记者问都会提到的内容,而社保养老的问题也是受到关注。

  3月5日,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要正确把握宏观政策取向,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。

  刘昆用了“加减乘除”来形容2019年的积极财政政策。他说,其中最重要的是做好“乘法”,“放水养鱼”,用减税降费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提高居民消费能力。减税降费是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头等大事,我们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,更好地引导企业预期和增强市场信心,稳定经济增长。

  在降费方面,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,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,各地可降到16%。继续执行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政策,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提高稳岗和社保补贴力度。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改革,继续提高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比例,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,使社保基金可持续,企业与职工同受益。

  对于未来地方债的管理,刘昆提了四点,分别是遏制增量,化解存量,推动转型,监督问责。

  在减税方面,今年除了实施年初已经明确的对小微企业实施普惠性税收减免,以及全面落实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外,还将进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。深化增值税改革是今年减税降费的核心内容,也就是您所说的“主菜”。一方面,注重突出普惠性,将制造业等企业现行16%的税率降到13%,将交通运输业、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%的税率降到9%,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。虽然保持6%一档的税率不变,但通过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,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。对适用6%这一档税率的一些行业,会采取加计扣除的方式,让他们的税负只减不增。

  去年7月1日起,建立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,调剂比例从3%起步,以后还会逐步提高。我们政策是年中出的,所以去年执行了半年,去年半年调剂额是2400多亿元,有22个省份从中受益,受益金额600多亿元,适度均衡了不同省份间的基金负担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各地基金负担苦乐不均的问题。

  做好“加法”,就是要加大财政支出力度。重点增加对脱贫攻坚、“三农”、结构调整、科技创新、生态环保、民生等领域的投入。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.15万亿元,同比增加8000亿元,重点支持重大在建项目建设和补短板。

  无论是减税降费还是扩大支出,都是积极财政政策的一面。

  做好“减法”,坚持政府过紧日子,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,严控“三公”经费预算,取消低效无效支出。中央财政带头严格管理部门支出,一般性支出要压减5%以上,“三公”经费再压减3%左右,长期沉淀的资金一律收回。

  做好“除法”,破除体制机制障碍,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。特别是要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,将预算绩效管理贯穿预算编制执行全过程,加快预算执行进度,做好预算绩效监控,更好发挥财政资金作用。

  在此次刘昆强调了地方债的安全可控,养老金能够按时足额发放。

责任编辑:霍琦

  冯俏彬认为,目前从全国来看,养老金并没有缺口,还有比较大的结余。但是面临的核心问题是要将分散的养老金整合,朝着全国统筹的方向发展。先前设立中央调剂金的制度,是在向全国统筹的路开始了,但是没有给出什么时候全国统筹的时间表。

  经济观察网 记者 杜涛 3月7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。财政部部长刘昆、副部长程丽华、刘伟就“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”回答记者提问。

  对于社保养老问题,刘昆表示,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整体上是收大于支的,滚存结余规模仍保持不断增长的态势。因为当初社会保险基金的设计是现收现付、部分积累,实际上原来制度设计的目标还是可以实现的。初步统计,去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的收入是3.6万亿元,基金支出是3.2万亿元,当年结余约4000亿元,滚存结余达到了4.6万亿元。

  我们可以看出,2019年的财税政策在保持积极财政政策的同时,扩大支出、减税降费,加强重点支出的保障,压减一般性支出,强调地方债安全,养老金可以足额发放。

  在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,刘昆与他的同事程丽华、刘伟就积极财政政策、减税降费、收支平衡、赤字率问题、扶贫攻坚、扶持小微企业、地方债、专项债、养老保险、支持农业农村、治理污染、“三保”等十余个问题进行了解答。

  刘昆在记者会上也表示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要“加力提效”。在《关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》 中,“加力”体现在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和更大支出力度。“提效”则是体现在提高财政资金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率。

  积极财政加力有效

  刘昆认为,目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。到去年年末,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8.39万亿元,债务余额和综合财力比例是76.6%,这个远低于国际通行100%到120%的警戒线。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14.96万亿元,全国政府债务余额是33.35万亿元,政府债务和GDP相比,负债率是37%,远低于欧盟60%的警戒线,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水平。所以,从这几个数字上看,中国这方面的风险是非常低的。